人工智能有多酷?央视网虚拟主持人“小小撒”走进北京互联网法院
时间:2019-03-15  作者:  来源:广电时评

人工智能的飞速崛起不容忽视,不论是央视网的虚拟主持人还是北京互联网法院,“智能+”技术革新都向前跨越了一大步。

  不久前,北京互联网法院迎来了一个特殊的体验人——央视网的虚拟主持人“小小撒”。

  小小撒长得和主持人撒贝宁相似度极高,在2019年央视网的《网络春晚》中第一次亮相时,就让小撒惊呼:“找到了我失散已久的孪生兄弟”。

  虚拟主持人“小小撒”体验互联网法院

  2018年9月9日,北京互联网法院挂牌成立,这是全国成立的第二家互联网法院(2017年8月,杭州互联网法院成立,2018年9月,北京互联网法院和广州互联网法院成立)。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人工智能……都已经被使用到北京互联网法院的电子诉讼平台里。

  迎接“小小撒”的是北京互联网法院的副院长姜颖和北京互联网法院的机器人兼吉祥物“互宝”,“互宝”可以帮助当事人完成指引路线、法律知识解答等。“互宝”看到小小撒,双方马上开始第一轮PK——“互宝”主动请缨,带“小小撒”来到了体验区。

  姜颖告诉“小小撒”,有11类特定类型的互联网案件可以起诉到这里,都是现在人们日常使用网络可能遇到的法律纠纷,比如网络购物合同纠纷、互联网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等。

  “我们提供24小时不打烊的司法服务。从实际情况看,目前,有30%的立案申请当事人是在非工作日和工作日的非工作时间段提交的。”姜颖说。

  “小小撒”也帮大家详细地了解了立案的流程:在网上进入北京互联网法院电子诉讼平台,填写身份信息之后,用专属账号登录,点击“我要立案”就可以了。填写完成后会被短信告知审核结果。

  网上案件网上审理——这就是互联网法院的特色。当事人足不出户就能网上打官司,不需要到法院,可以实现起诉、调解、立案、送达、庭审、宣判、执行的全流程。

  在体验区里,姜颖还向“小小撒”介绍了远程视频调解。调解员正在进行一场远程视频调解,能看到双方当事人通过登录软件在线上沟通。为了让体验和调解互不干扰,姜颖还演示了如何一键将电子调光玻璃调到雾化状态。

  点小小撒体验北京互联网法院全程

  据介绍,目前体验区已经开放给公众,公众可通过提前预约进行现场体验。

  长得像不难,难的是主持技能

  “能闻其声,也见其人”,2019年,央视网创作播出的《网络春晚》将虚拟主持人技术大规模引入其中。当时,观众一次性看到了“小小撒”“朱小迅”“高小博”和“龙小洋”4名虚拟主持人。

  “小小撒”就是其中一个虚拟主持人,他的学名叫做“湃”(PAI,Personal AI),其背后有20多项专利申请技术护航。据介绍,在制造他之前,对主持人撒贝宁进行了面部扫描和半小时的录音数据。有了声音模型后,任何输入的文字都能用撒贝宁的声音读出来。

  长得像不难,难得的是“小小撒”的主持技能。“小小撒”结合了人工智能和动作捕捉训练,会模拟撒贝宁的口语表达、脸部表情、手势、形体运动及场景互动等。而且他还能不断进化、学习,不用休息。随着越来越多的数据喂养,养成系的“小小撒”还能掌握更多技能呢。

  在网络春晚上和“小小撒”合作了一段后,小撒有些“害怕”,他说:“技术的发展真的超出我们的想象。我还记得5年前,我问过一位人工智能专家,主持人这个行业未来会不会被人工智能取代。他说大概还有5年。”小撒甚至还用自黑式的幽默跟大家开起了玩笑:“看来现在到了我和大家说再见的时候了。”

  据悉,央视网虚拟主持人“小小撒”技术支持为偶邦公司,偶邦公司联合创始人郑毅表示,“小小撒”的诞生意味着个人人工智能已经做好了对接5G时代各类行业应用的准备。“我们与央视网、《今日说法》栏目、北京互联网法院共同期待人工智能能快速、便捷地为政法系统提供便民服务。”

  小撒、“小小撒”共体验互联网法院

  在“小小撒”体验过后,以法律专业见长的主持人撒贝宁也来到了北京互联网法院进行一番体验。刚跨进法院,撒贝宁表示,如果不是看到了法院logo,他感觉走进了一个高科技企业。在体验区看到电子调光玻璃被调整到雾化状态的时候,撒贝宁说,“吓我一跳”,和“小小撒”体验时候的表现如出一辙。

  体验区的VR眼镜还可以直接与楼上的法庭对接。小撒戴上眼镜,观摩了楼上的庭审现场。互联网法院院长张雯介绍说,现在原被告都不用到法院来,只要在一个网络稳定的环境里就能在线参与庭审。

  在体验区的模拟法庭里,撒贝宁了解到,庭审过程中,语音采集系统可以自动语音转文字,呈现出笔录的初稿,书记员在后台实时修改。张雯介绍说,法院里不再出现电子卷宗,“我们现在受理了大概有16000件案子了,没有一本纸质卷。全都是数据的。”

  参观了北京互联网法院之后,撒贝宁有很多感触——电子诉讼平台通过科技手段打破时空壁垒,真正意义上实现了“没有围墙”的法院,而智慧法院的建设也在司法改革的进程中不断推进。带着问题,撒贝宁去探访了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改革办公室主任胡仕浩,为大家作出权威解读。

  权威解读

  撒贝宁:胡主任您好,前不久我和同事们一块去了一下咱们北京互联网法院,非常震撼。您觉得这会是代表未来的一种法院工作方式的发展方向吗?

  胡仕浩:2月27号,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人民法院第五个五年改革纲要(2019—2023)》,我们用了一个专门的篇章规划未来人民法院智慧法院应用体系建设,最终还是让我们的诉讼服务更加便捷,让老百姓从中得到实惠。我们“一五”“二五”“三五”“四五”可以说是1G、2G、3G、4G时代的司法改革的规划,“五五改革纲要”实际上就是人民法院5G版的改革规划。

  撒贝宁:互联网法院不光是在中国,在全世界这都是一个非常新鲜的事物,您认为它的意义是什么?

  胡仕浩:中国的三家互联网法院在世界上都是领先的。设立互联网法院是党中央的重大决策,主要有这么几点的考虑:第一个是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很发达,所以我们的司法机制不能跟不上,这是适应时代发展。老百姓网购很方便,网上支付很方便,产生纠纷也希望解决纠纷的方式和网购一样方便。第二我们要促进依法治网,我们一些权利的边界、包括个人的隐私,这些法律的规则,我们要去探索,我们不可回避。

  撒贝宁:全国三家互联网法院运行的情况怎么样?

  胡仕浩:开展审判工作的实践应当说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一个是案件审理的效率比普通法院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杭州互联网法院在线审理的案件平均用时28分钟,审理的时间是41天,比普通法院节省了50%和60%的时间。北京互联网法院把在线审理案件的机制和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解的平台对接了,把到互联网法院起诉的一部分小额案件导入到调解平台去调解,70%的案件得到了快速的化解。广州互联网法院审理的第一起案件,只用15天就审结了,那比我们过去普通的法院审理案件应当说节约的时间或者说资源达到了80%。这个变化很大。

  第二,我们在为老百姓提供方便的程度上显现出来特殊的优势。不是说每天24小时都在开庭,但是可以24小时在线留言,法官可以看到,对方也可以看到,这个交流的效率和畅通的程度比我们普通的法院要高。

  第三,三个互联网法院公布了一系列的典型案例,比如说跨境知识产权的保护。杭州互联网法院处理了小猪佩奇著作权纠纷,英国有关方面,包括法院的有关人士都对于我们表示极大的肯定。


要闻

主办单位:中共深圳市委政法委员会 协办单位:法制日报社驻深圳记者站 粤ICP备150123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