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称霸一方涉黑团伙的覆灭
时间:2019-05-14  作者:张燕  来源:深圳特区报

漂泊异乡,守望相助,本是充满温情的好事,可若拉帮结派,甚至以暴力手段故意伤害、绑架、敲诈勒索、强迫交易、开设赌场等方式敛财,那就彻底误入歧途,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去年7月,深圳警方经过数月缜密侦查,一举打掉一个盘踞龙华多年的以高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抓获100余人。该组织成员多为同籍老乡,非法垄断废品、煤气、一次性碗筷、物业管理等,通过开设赌场、强迫交易、敲诈勒索、非法收数放数、摆场等违法犯罪活动大肆敛财,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和社会治安秩序。

“变质的同乡情谊要不得。”5月13日,市公安局扫黑除恶攻坚队四大队“4·11”专案主侦民警朱子骁不由感叹,并向记者揭开了该团伙的面纱。

争抢“看场权”引发命案,牵出背后涉黑团伙

“任何涉黑恶犯罪,总有暴露的一天。”朱子骁告诉记者,数年前,深圳警方打掉了一个涉黑恶团伙,在案件办理过程中,发现另有数人或多或少和该团伙有关联。于是,警方紧咬不放,循线深挖,在关系网时隐时现时,当地发生了一起因争抢“看场权”引发的命案。

当时,一个外号“湖南小胖”的人在龙华某菜市场附近被人砍杀致死。警方随即立案调查,发现“湖南小胖”为争抢某酒店“看场权”,曾多次与另一帮人发生冲突。在一次冲突中,他鸣枪震慑住对方,但也因此让对方记恨上,并伺机报复,于是导致了命案的发生。

“在调查中,我们发现该案与高某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朱子骁说,自此高某进入警方视野。后经过进一步深挖,警方发现,在龙华活跃着一个以高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该犯罪组织实施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绑架、抢劫、寻衅滋事、敲诈勒索、聚众斗殴、非法持有枪支、开设赌场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大肆敛财,称霸一方,严重扰乱了当地的社会治安,影响了经济发展。为将高某团伙一网打尽,警方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专案代号“4·11”。

奔走多省调查取证,制作卷宗百余卷

“最让我们伤脑筋的就是取证。”谈起那段奔走各地调查取证的日子,朱子骁苦笑。

他告诉记者,因为该团伙盘踞当地多年,且颇有威慑力,很多受害人要么早已远走他乡,要么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不愿意提供线索。

曾有一次,朱子骁好不容易找到一宗陈年旧案的受害人,好说歹说之下,终于让对方松口配合调查。但当他不远千里赶到受害人的家乡,对方却又动摇了。“一开始还接电话,后来拒接,再后来干脆关机,把我们折腾得够呛。”为了不放过每一个机会,他们只得寻机耐心沟通,最终打动了对方,拿到了来之不易的口供。“前后折腾了四五天。”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调查期间,专案组民警往来奔波河南、湖北、湖南、江苏等多地,出差调查取证几十次,制作材料百余卷,最终让高某团伙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夺得酒店、酒吧、夜场“看场权”

“这个团伙的核心人物是高某,数年前成功打垮一位竞争对手后奠定了‘江湖地位’。”朱子骁对记者说。

高某少时曾练过武术,因此结交了一批师兄弟,后来到深圳发展,慢慢聚拢了一批人在身边。上世纪90年代,高某为了树立自己的威望,带领一伙人在龙华某地持刀枪打伤了与其竞争“看场”的一位武校教练“大力士”,自此声名大振。当地一些同籍老乡便纷纷投靠,听其指挥,以高某团伙名义从事收取保护费、撞车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

“这个团伙分为三个层级,高某之下有若干骨干二级成员,各自分管一个片区的相关业务。再往下是三级‘马仔’。”朱子骁说,该组织发展到后期,非法垄断废品、煤气、一次性碗筷、物业管理等,夺得酒店、酒吧、夜场“看场权”,并通过开设赌场、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大肆敛财。至此,以高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逐渐发展、壮大,称霸龙华一带。

“跟我们走,不要惊到了孩子”

待抓捕时机成熟后,专案组于2018年7月8日统一收网。

“抓团伙骨干成员周某时让我印象深刻。”朱子骁回忆说,周某高大魁梧,当天晚上行动时,大家全副武装,高度戒备,但是靠近其家门口,却听到里面传来小孩的声音。

朱子骁有片刻的犹疑,“我也有小孩,不想抓捕给小朋友留下阴影。”于是,朱子骁果断敲开了周某的大门,先声夺人,“跟我们走,不要惊到了孩子。”周某马上就明白了一切,在安抚好孩子后,跟着朱子骁走了。“我们走出他家之后,才给他上的手铐。”

遭非法拘禁损失上亿元老板连连称谢

“该团伙恶行累累,案子破了之后,很多受害人向我们致谢。”朱子骁说。

有一位老板,曾因为生意周转急需资金,以月息高达3.6分的高利息向该团伙借款1100万元,后被该团伙非法拘禁达26天。为了在该团伙限定期限内还款,该老板不得已将自己的一个工业园低价转让给该团伙抵债,损失近亿元。当知道该团伙被抓后,该名老板开心不已,对专案组民警连连称谢。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要闻

主办单位:中共深圳市委政法委员会 协办单位:法制日报社驻深圳记者站 粤ICP备150123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