剿灭以赌养黑以黑护赌团伙
时间:2019-04-15  作者:张燕  来源:深圳特区报

编者按

自2018年1月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截至今年3月26日,深圳公安机关共打掉11个涉黑团伙,39个恶势力犯罪集团。

这组数字,凝结着深圳公安民警的巨大心血与智慧。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战场上,深圳警队重任面前敢于担当,擒凶路上一往无前,谱写了一首首扫黑除恶“正气歌”。即日起,本报将目光投向那些在一线奔跑的脚步、英勇的身影,撷取难忘瞬间,记录办案故事。


“上亿身家的老板倾家荡产,身负赌债的群众被逼跳楼,还有人因此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赌博,真的太害人了!”

在市公安局扫黑除恶攻坚队办公室,王开向记者娓娓道来“9·10”以赌养黑、以黑护赌专案的侦破始末,忆及案件中一个个因赌博而引发的人间悲剧,一声长叹。

王开是深圳市公安局扫黑除恶攻坚队“9·10”扫黑专案的侦办牵头人。该案一举打掉一个以廖某清为首的盘踞龙岗区横岗街道大康村一带多年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破获开设赌场、非法拘禁、敲诈勒索、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案件30余宗,冻结涉案资金2300余万元,查封涉案房产价值超1.2亿元,是深圳警方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取得的重大战果之一。近日,该案主侦民警与记者面对面,讲述了背后曲折而精彩的办案故事。

一起赌资纠纷旧案牵出一个涉黑团伙

“这个专案线索是去年9月中央扫黑除恶第8督导组移交来的,由来是一宗赌资纠纷旧案。”王开说,数年前,在龙岗区发生一起赌资纠纷引发的聚众斗殴案件,当时,涉事双方人员被绳之以法,但真正的幕后主使却因没有证据而逍遥法外。

当案件来到王开案头时,他直言“有点小兴奋”。在抽调到市公安局扫黑除恶攻坚队之前,王开在某区刑警大队工作,办案经验丰富,老刑侦人的嗅觉让他觉得“有戏”。

但随着侦查的深入,王开和队友们却头疼起来,“最头疼的是取证难。”凡涉赌类案件,最好是能够抓现行、人赃并获,否则,对方一口咬死,拒不交代,就比较难办。“而且,这个团伙与警方打过多次交道,还有律师团队,反侦查经验很丰富。”

“还有,这个案子找受害人比找嫌疑人还难。”精于深挖线索寻找突破口的民警高凌远补充说,有时好不容易挖出线索,受害人却不愿站出来指证,急得大家抓耳挠腮。

一边是领导嘱托“尽快破案”,一边侦查工作却陷入僵局。王开意识到,传统的刑侦思路走不通了,他把目光投向了公安大数据平台。没想到,正是这个决定打开了局面,让一个以赌养黑、以黑护赌的黑恶势力慢慢浮出水面。

大数据让隐蔽的涉黑团伙现“原形”

“我们依托公安大数据平台,通过研判这伙人的资金流等,再配合传统侦查手段倒查,慢慢梳理清楚了他们的组织架构、活动轨迹。”王开说,至此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下。

这个团伙的一号人物是廖某清,外号“鲤麻”,是土生土长的深圳横岗本地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鲤麻”开始涉足赌博,起初只是小打小闹,慢慢地,从开“野档”到设赌场,从传统实体赌场到更为隐蔽的网络赌博、“杀猪档”(针对特定目标,在特定环境内短平快的赌博方式)、组织人员赴境外赌博等,一步步发展起来,暴力手段也随着警方的严厉打击而逐步转变为“软暴力”。

“他们组织严密,层级分明。除了一号人物‘鲤麻’之外,还有数名主事,位于第二层,各分管一摊业务,再接下来若干‘马仔’。组织还有财务、‘军师’等。”此外,他们还有严格的“规矩”,比如加入组织有专门仪式,一旦组织成员违规,会受到“追杀令”等严厉惩罚。

“调查中,我们也很感慨,现在的犯罪分子借助互联网,越来越隐蔽了。”说完,王开话音一转,“不过,我们的大数据平台还是让他们现了‘原形’,给力!”王开不忘给扫黑除恶攻坚队负责大数据的同事点赞。

智斗恶犬端掉团伙老窝

抓捕条件与时机成熟后,去年11月2日凌晨5点,400多警力悄然集结,奔向60多个抓捕目标。整个专案指挥室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息。

凌晨6点,42人落网;9点,65人落网,且前20名主犯一个不漏。随着前方一声声捷报传来,处在“高压”下的王开结实地吐了一口气。

“抓捕过程中还遇到一件事儿,智斗恶犬。”王开说,在前期侦查时,他们发现该团伙的据点——建在半山腰的某山庄会所不仅在门口设岗亭、铁门,还养了一群膘肥体壮的土狗沿途看家护院。

要进会所抓人,就绕不开狗,怎么办?当时大家七嘴八舌,有人说喂点药,可怎么进去?后来商定,用冲锋车直接撞门,以最快速度冲上去抓人。

结果,抓捕当天,会所大门口岗亭的保安竟然溜号,狗也不知去了哪里。大家庆幸不已,快速往里冲,不料半路还是遭遇不知何故被关在一起的狗群。一旦都叫起来,必然打草惊蛇。

情急之下,一名侦查员灵机一动,打开手电筒直射土狗眼睛,其他人见状纷纷配合。突然遭遇强光的狗群一时陷入懵圈状态,乘此良机,大家快速冲进会所,顺利抓捕。

隔着铁窗继续较量

警匪电影经常在嫌犯落网时戛然而止,但在现实办案中,嫌犯落网后的审讯工作更紧张、更繁重。因为必须在刑拘时限内拿到所有嫌疑人口供,才能形成完整证据链。

这是一次非常艰难的审讯。审讯期间,专案组成员集体出动,每天披星戴月,“泡”在各关押点。“中午吃饭时特壮观,一群大老爷们围在看守所门口吃盒饭。”王开说,这样的场景整整持续了一个月。

饶是如此,还是经常被气得肝疼。“阿sir,别浪费口水了,我是不会说的。”有嫌疑人说。还有的撩起眼皮看民警一眼,然后低头,始终一言不发。

需要更多审讯突破口!负责梳理团伙资金流为审讯提供数据支撑的民警郭彬和刘逸尘顿时“压力山大”。“该团伙以开设赌场为主,资金进出频繁、数额不固定,人员往来复杂,且前后跨度几十年,数据堪称海量。”郭彬说。

此前未接触过财务数据的二人到处拜访“大咖”,边学边干,就这样,两个财务“小白”吭哧吭哧与20余万条银行流水数据死磕,硬是整理出了一份份指向清晰的财务证据,给审讯工作提供了强有力支撑。

“眼睛最难受时,隔10分钟就要滴一次眼药水,不然眼花,容易看串行。”为了赶进度,两人有半个月都是“拿眼药水洗眼睛”。

案件进入收尾阶段,看着把四门保险柜塞得满满当当的审讯材料,大家都露出了笑容。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要闻

主办单位:中共深圳市委政法委员会 协办单位:法制日报社驻深圳记者站 粤ICP备15012300号